從零打造純素無五辛健身餐,RicoRico這條奇跡之路

覺得文章太長,推薦直接點選 用Apple Podcast聽

 

 百大Podcaster Zong :這個RicoRico感覺在這幾個月裡面,吼~迅速攀升!

RicoRico創辦人 Sophie:啊!真的是齁!

  Zong :真的!

Sophie:上次我們參加那個素食展的時候,好高興喔!竟然有人他們就到我們的攤位就是說:「哎,你們好像是植物基,還是那個植物肉界很有名的RicoRico」,我心裡就嚇一跳,我們公司其實12月才試運營,你竟然說我們很有名。然後把小編Eva就拉到旁邊,我就說:「來來來大家相認一下,這位就是我們熱情的小編。」

  Zong :欸!真的,我覺得在這幾個月裡面,不管是網路的聲量也好,或是在這個實務的運用上面,或是在健身裡面都會逐漸地看到RicoRico這個名詞,或者是就是耳聞都覺得說有一個健身餐很好吃喔!然後都會耳聞到~

Sophie:謝謝!謝謝!我覺得是蠻驚喜的,我其實很感謝啦!在這個過程之中,我們團隊其實蠻努力,大家是每天、每個禮拜我們都會有一些新的想法,然後實行上、速度上面也非常非常地快,我其實是覺得欸,這個很是一個很好玩的過程,落在RicoRico品牌的成長,然後還有我們團隊是怎麼樣把這些東西做出來,所以其實今天也是蠻期待,要來跟大家聊一聊,反正就是重要我來,我就來想說先聊一下啊~

  Zong :我們透過這一集,真的要好好瞭解RicoRico他的故事,還有他背後的用意,因為我覺得其實蠻重要的,一個成功的品牌,它絕對不是一個一蹴可成的。他其實背後會累積相當多的東西,才會有現在這一股能量,那我們直接破題來講,這個RicoRico跟一般的這種蔬食,我常常看到你們在談的是減糖的生活,你要不要稍微講一下,或者是你們一般在市面上看到的蔬食產品或是冷凍的食品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嗎?

Sophie:其實我要說的就是RicoRico,他可以講是一個拯救我自己的品牌。

  Zong :欸,我跟你講真的,自從我認識Sophie之後到現在,我們現在在錄的這個過程,欸~真的清瘦了很多。

Sophie:等一下你要先說你跟我認識什麼時候

  Zong :哦O My God

Sophie:也沒有很久啦,其實過年前啦!

  Zong :年前!年前!

Sophie:我們現在是4月嘛,對不對?

  Zong :對

Sophie:所以過年前是2月初,意思就是我們認識差不多是兩個月。

  Zong :你這個很成功,而且中間又卡一個過年。

Sophie:對啊!而且,你還記得嗎?我們那時候不是過年前,我們也是營養師有錄一集我做了一個小嘉賓嗎?講什麼高蛋白。

  Zong :對

Sophie:結果過年後,我們不是又有一個減糖,然後我不是說我過年還瘦。

 Zong :真的!真的!是不是你都在一直吃自己自家的產品。

Sophie:這樣有點就是打廣告,但是我要說的就是,其實「減糖生活」真的是RicoRico我們很想提倡的概念。

  Zong :而且它那個醣不是……

Sophie:醣是酉字邊的醣,不是米字邊的糖,因為米字邊的糖,其實我覺得現在大家,你說實在話,有的時候,你看便利商店的食物,你就大概知道趨勢,就像變成大家都在那邊講說高纖、減糖,有沒有發現,其實就是有含糖類的東西,包含飲料都是啊!現在大家大部分都是要指定說我要無糖的。

  Zong :對真的!

Sophie:或是頂多微糖對不對,就是很少有人會說那個半糖或者是全糖的幾乎沒有,你幾乎不會聽到。

  Zong :可是我覺得這個有時候是,不曉得是商業操作還是什么,我覺得無糖不見得是真的是可以幫助,可是我覺得RicoRico它的產品的減醣,我覺得這個名字很好,他是減醣,並不是打的是一個無糖,對吧?

Sophie:因為我們實際上為什麼要減掉這個酉字邊的醣,其實在之前營養師的那個講堂裡面可能欣儀營養師有跟大家稍微分享,酉字邊這個醣其實是來自於澱粉,就是在澱粉質裡面,它特別容易說,因為它很好,要是它很精緻、很好吸收的時候,其實它那個就很容易轉換成身體裡面的糖質。所以說,雖然我們可能不是真的吃糖果,或者是含糖飲料那樣子的我們認為叫糖水的東西,可是其實在我們日常的食物真的會蠻容易有陷阱。那為什麼我要說這個品牌是個拯救我的品牌。

  Zong :哈哈哈哈……

Sophie:就是因為我以前,我吃素吃了,今年是第6年了,然後發現我以前都沒有注意到這個陷阱,RicoRico的這個概念,我們剛開始在設立的時候。也是我自己跟我團隊,大家拿自己的身體,然後來去試驗看看說,假設營養師他們都提倡,其實不是只是不吃糖果或不吃加砂糖的東西,而是是在減掉酉字邊這個的澱粉質的醣,我們來看看會發生什麼事情。

欸!結果我們在設計我們的餐的時候我們就發現到說,那其實有一些挑戰,因為比方說大家在吃好吃的便當。或者是說好吃的蔬食好了,其實會發現到說臺灣做菜很厲害,可是澱粉真的加下去也沒有在客氣。

Sophie:然後,我就非常親身經驗的就是,19年之前,其實我是住國外,我從峇里島,然後回到台灣。那個時候因為疫情的關係回到台灣,也沒有去特別去想說,就是台灣家鄉的東西好好吃喔!然後就去好好療癒,每天都在療癒食物~療癒食物~然後想說,唉!我也沒有吃很多。

  Zong :其實你一步一步地步入陷阱

Sophie:但是,你知道我就只是每天按照三餐吃很可怕,到了我8月的時候,我發現……

  Zong :去年的8月嗎?

Sophie:19年的8月,我就突然發現到說,好奇怪喔?我的褲子怎麼全部都換了一台新的……

  Zong :不知不覺,對不對?

Sophie:而且我那時候就因為,在那之前我在提倡斷捨離,所以說,我就發現怎麼這麼糟糕,就是我最討厭買新衣服,結果,我就被逼著我都要買新褲子,因為我的褲子要是沒有鬆緊帶頭的話,你知道那個就是上下都會有一圈,然後就會緊繃,就是繃到你脫褲子都會有那個一條一條縫。

Sophie &   Zong :哈哈哈哈……

Sophie:我就想說,怎麼這樣子,然後因為疫情大家都記得五月的時候,大家都是在家裡面,那時候是基本上所有人都有可能在家辦公,然後也不想要出門。

所以我那個時候活動量也超低,就很像是大熊進入冬眠,對不對?身上就要儲藏很多脂肪。

  Zong :你知道神奇寶貝有一個叫卡比獸,你知道嗎?哈哈哈……

Sophie:你是在說我是卡比獸嗎?

  Zong :然後日本也有一隻龍貓,你知道嗎?哈哈哈……

Sophie:我真的跟你講,我那個時候圓嘟嘟,真的跟龍貓一樣,真的是差不多。而且我那時候穿衣服,都是那種鐘的形狀,你知道那個那個那個……

  Zong :所以你在報三圍的時候就像36 36 36哈哈哈哈……是這個數字就對了?

Sophie:反正呢!我的時候體重,可以上次有大概劇透了一下,我那時候體重大概飆升到78,都快要80。我一直也不是沒有勇氣踩上磅秤。

  Zong :可是你不高,所以你不高,然後你又這個體重。

Sophie:我還好,我162啦!

  Zong :女生算不錯?

Sophie:女生算中等!

  Zong :算中等!

Sophie:然後我,我又78,其實我覺得這是一個不太健康,大家都知道就是BMI,太搞笑~你知道那時候BMI都破30了!

  Zong :你還有勇氣去量?還破30!!

Sophie:跟你講我,我為什麼把自己搞到78公斤,就是因為我個人是太不在意體態,我跟很多台灣的女生可能不太一樣,我比較就是……

  Zong :比較Free一點。

Sophie:就是比較Free Style一點!

  Zong :比較Chill一點。

Sophie:對,而且我以前還住過什麼印度、秘魯,你知道這些地方都是以胖為美!

  Zong :好Chill喔!

Sophie:什麼……大地媽媽~

  Zong :大地媽媽!哈哈哈哈……

Sophie:大家都……我在這裡面,我真的是個瘦子!真是個靈活的瘦子。然後回臺灣,我就也沒有多想,有很多種美麗的樣子。可是我發現到說,當脂肪含量太高真的是有危險,因為我就發現到說,舉個例子,我真的走路半小時就會喘

  Zong :你說都在走路走一走會喘?

Sophie:那個時候會喘啊!然後,我也發現到說我可能就是身體也比較容易有酸痛的感覺,就是會有不舒服的感覺,然後提不起勁。

  Zong :提不起勁啊?

Sophie:早上的精神變得比較差。然後那個時候我覺得不行耶!

  Zong 算是一個谷底了嗎?身體的狀態?

Sophie:身體的……我應該說巔峰啦!

Sophie &   Zong :哈哈哈哈……

  Zong :不是谷底!是顛峰!

Sophie:體重的巔峰!然後我覺得RicoRico為什麼說拯救我,是因為剛好我在構思,跟幾個朋友剛好在聊說素食,台灣素食這麼好吃,可以怎麼推廣。我那時候心裡反而想到是,對!好吃,但把我呷的這樣肥胖胖,肥油、肥腸、滿腦、白白胖胖。

  Zong :太好吃了!太好吃了!

Sophie:我那時候想說那樣真的好嗎?所以,我心裡想的反而是,有沒有辦法把美味跟健康是可以兼具的?

  Zong :這個其實是大家平常遇到一個狀況,我們也很想要有健康的飲食,不是有一個比如我們在運動,有一個很好的飲食可以做搭配,飲食佔的比例蠻高的,可是就是會碰到,就是毋厚呷!然後又不方便......

Sophie:對!其實這些就是我自己真的以前日常也常遇到的痛點,因為方便性真的很重要,然後我其實以前不是一個很會煮飯的人,我身邊一直都很幸運,我身邊一直都有超級會煮飯的人,所以我就一直是被餵養的那一方。

  Zong :你口福不錯喔!

Sophie:對!但是我發現會煮飯跟你知道用食材用的健康真的是兩回事。

  Zong :如果會煮的人,如果他又有健康的概念,這是不是一個很絕配的組合?

Sophie:真的!所以我們上次其實請到那個欣儀營養師,我覺得他就很厲害,聽說他還有什麼甲級數廚師的執照,而且她做菜,我有吃過,我覺得真的是相當好吃。

  Zong :大家真的趕快回聽那兩集,我們跟欣儀營養師的對談,還有過年的減重這些事情。

 Zong :不過因為你已經到了人生的身體體態的巔峰……

Sophie:無法超越的歷史高峰,歷史高點來到,比股票還厲害!

  Zong :你是台積電!?你人生已經是台積電……

Sophie:已經長得像是一座護國神山!

  Zong :所以你才開始想說,有沒有一個這樣的產品。

Sophie:沒錯!所以那時候其實我們,那時候在起RicoRico的概念,我就獨排眾議,我就說素食好吃的很多啊~好吃又方便的也很多,台灣素食餐廳,你知道全世界密度第一。

  Zong :素食天堂!

Sophie:我覺得這很值得驕傲!

  Zong :沒有錯!沒有錯!

Sophie:我們還要再做一個方便素食,你就只做的好吃,然後大家都吃得跟我一樣肥胖胖,因為你知道嗎?很多好吃的食物,我發現他那麼特別精緻。所以說,因為精緻他就很容易,他就沒有辦法達到我們剛講的減醣,這件事情的原則。所以我那時候就想說,獨排眾議我們應該做以健康為主的概念,而且是健美的概念,因為健康,也許大家對健康的定義,見仁見智,對不對?但是健美,大家可能就會比較好想像那個畫面出來了,有沒有?該有的什麼線,馬甲線、人魚線,對不對?然後還有這個什麼哪裡的肌啊!大家現在都在講二頭肌,像之前Zong才把我們的植物基打成肌肉的肌,就是其實心裡就是會渴望。

  Zong :真的!真的!不過就是因為這樣的關係,所以你開始有了這個想法,打造這樣的產品跟品牌,對吧?

Sophie:然後,我們就發現到,你知道之前有一個記錄片超紅叫做「茹素的力量」。

  Zong :我跟你講他已經,他已經換了名字。

Sophie:他叫做什麼?

  Zong :叫做「我的肌肉吃蔬菜」

Sophie:真的嗎?我在Netflix上面查是另外一個名字。

  Zong :是因為里仁,台灣的里仁,後來把他引進來再上映一次,所以把它換一個名字,因為「茹素的力量」,雖然說很不錯……

Sophie:大家可能覺得又要吃素的吧!勸素,不要不要!

  Zong :對,現在換個卡親民一點的,換成「我的肌肉吃蔬菜」

Sophie:聽起來很俏皮!

  Zong :是不是!所以其實大家對於肌肉,長肌肉這件事一定要去吃肉,其實是一個迷思。

Sophie:對!

  Zong :後來你自己在接觸的時候也是吧!

Sophie:那個紀錄片其實他引進了一個非常好的概念,就在講說其實有一些職業運動員,他們可能因為自己身體受傷的關係,就在思考說,怎麼樣可以保持體能巔峰、體態美,對不對?然後同時我的肌肉量也不會掉下來……

  Zong :然後,運動表現也很好!

Sophie:運動表現也更好!然後,他們後來發現統一找到的一個答案叫做吃植物基的飲食,就是以植物為主要的食材來去設計他所有的多元化的菜單。

  Zong :其實這個裡面有,這個在網路上,甚至在這一部片子裡其實就蠻多學術的研究,或是專業來去做,甚至是大家耳熟能詳,這個阿諾史瓦辛格來去做一個人物的訪談,大家其實比較詳盡可以看這邊,不過這一部片真的給你一個當頭棒喝,就覺得說好像真的可以來做做看。

Sophie:給了我們真的是非常非常大的啟發,所以我們就開始就從這樣的理念,開始規劃菜單、開始設計我們的品牌的形象,一步一步的。其實我們驕傲就是,我們就從台灣出發,但我很相信就是搭著這個紀錄片的風潮,我們一定可以是往國際去走,包含我們現在其實就像Zong講的,你認識我是過年前的事情,可是直到過年後,我們就有很多很多在這個創業路程上面很多都很棒的進展。

包含我們人員的增加、我們合作的可能有很多銷售的機會,甚至是國際的機會都來敲門了。我們現在就是新加坡、美國,甚至是英國,其實我們都有在洽談中。然後,我就很驚喜,因為我們真的是被消費者,真的他們真的是會在IG跟FB上面,就跟我們說:「請問美國芝加哥可以寄到嗎?」、「什麼香港、新加坡,你們這個華文的這個可以跨境送嗎?」、「還是你們什麼時候要進來?」,我們真的其實是被需求給推,我才發現到說,我們本來也想說,這會不會是一個比較小眾的東西,但我看見,它可能真的就是,好像彷彿就像是一個熱爆點一樣,其實是一個趨勢,它非常有可能變成2021的飲食主流,所以我們真的很幸運!

  Zong :我覺得這剛好是天時地利人和,也因為疫情的關係,然後加上這個蔬食的風潮,再來是這個運動表現的部分,其實那些都是很頂尖的運動員。當然它是金字塔頂端的,大眾可能還沒有什麼感覺,可是它慢慢地逐漸往下走,要走到大眾的時候,大家就會很感同身受,尤其是台灣在蔬食這塊,而且我覺得你去找那個營養師的時候,真的是一個很好的範例。我覺得你前期的身體巔峰就是讓營養師就很想救你,你想要這樣吃,對不對?沒問題!

Sophie:還好營養師沒有覺得我沒救了!

  Zong :這個產品可以,我幫你設計!就是要救你!所以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安排。

Sophie:然後你看就是你光用目測就覺得我清瘦很多。其實,我覺得最大的變化就是我個人的衣服,當然就小了兩個size,我現在是可以穿大S跟小M。

  Zong :所以大家知道她之前可以穿到……

Sophie &   Zong :哈哈哈哈……

Sophie:我之前可能就差不多,大L再……

Sophie &   Zong :哈哈哈哈……

  Zong :太可怕了!

Sophie:對啊!

到現在終於看到成果,不過做這件事情,你一個人做絕對力量是有限的,而且就算你去找很多的資源,一個人做總是有限的吧?可是你要怎麼收集這些團隊的打Team這個概念呢?

Sophie:其實,你知道,我覺得非常幸運的是我公司設立是去年2020年的10月份,我們公司才註冊登記。你要想我們12月才正式開始試運營,那我們的團隊。其實,現在有將近十個人這樣子的一個不同的function、角色不同的菁英。其實我覺得非常非常幸運是說,我覺得這並不是說是因為今天Sophie很想要再重新創了一個事業高峰,所以匯集這些人。我覺得其實真的是因為健康蔬食這個理念他是一個非常好的載體,他真的是會匯聚所謂的,這樣講有點佛系,但是其實真的是匯聚善緣。因為這裡面,我們團隊裡面。我覺得好幸運的是,很多人都是我認識可能超過十年,或者至少有五六年。

或者是聊起來,就覺得說好像……

  Zong :一見如故!

Sophie:對!好像認識很久了一樣。

Sophie:RicoRico為什麼叫RicoRico?它是一個西班牙文。

  Zong :哎對啊!這個名詞現在念起來真的~我覺得很有趣!可是我不知道它的原意,它是一個正統的英文嗎?還是……

Sophie:還是他其實是西班牙話,所以我們有的時候有會西班牙話,甚至從西班牙或中南美回來的朋友看到我們品牌就說:「你們老闆請問是那個Español嗎?」

西班牙人嗎?

Sophie:對~然後呢?我就會解釋,因為RicoRico其實除了很好念,而且聽起來很趣味,覺得很有豐富感,它在西班牙文的原意就是豐富、好吃,特別是超級好吃。

  Zong :所以在西班牙真的,如果你吃到好吃的東西,他們會不自覺的rico rico?

Sophie:對!就是好好吃這個樣子,然後你疊在一起,那當然就是加倍的好吃,兩倍!兩倍好吃的意思。

Sophie:那所以說,我為什麼在祕魯會想,很懷念秘魯,然後把秘魯的元素拿到RicoRico品牌,是因為我們在講健美這件事情,還有植物的療癒的力量這件事情。我覺得秘魯是個很特別的地方啦!他呢?其實雖然離台灣很遠,但大家都知道馬丘比丘,然後那個地方你知道嗎?除了馬丘比丘之外,他們還有五千種不同的馬鈴薯。

  Zong :五千種不同的馬鈴薯!馬鈴薯可以分這麼多種?

Sophie:你知道馬鈴薯就有五千種嗎?

  Zong :怎麼那麼多啊!

Sophie:這個是冷知識喔!然後其實就光馬鈴薯這一點,你就可以瞭解到秘魯的植物有麼的豐富。他就從亞馬遜叢林到沙漠到沿海線到高原,你知道真的是四種不同大的地形,他可以運輸好多種不同的風貌。

  Zong :你那時候去的時候,有森林……亞馬遜森林大火……那時候還在……

Sophie:我是在亞馬遜森林大火前我就去到那裡,我覺得我很幸運啦!

  Zong :喔~有看到那個雨林的那種……

Sophie:我覺得那是我人生真的是很大的轉捩點,我第一次真的會感覺到我們真的是渺小到不行。

  Zong :大地的力量!

Sophie:大地的力量真的是很豐厚,很渾厚!

  Zong :你真的還去壯遊!

Sophie:那時候亞馬遜我不能說叫壯遊,是因為我們那時候還是有住在比較像樣的木頭搭的房子。你知道我一直很期望說有機會,我一定要去亞馬遜走一個月,然後我要深入到這種會遇到部落的那種,那種從來沒有見過人類的部落或者是遇到黑豹之類的。

 Zong :RicoRico就是你累積下來的能量,你看你去類似壯遊的感覺,四處去一點一滴地在做,就到現在這個團隊的建立也是一樣,你看你用信念,可是你也相對地用錢、用有限的資金來去做無限的事情,現在的團隊也是一樣,你絕對不是空一個人,或是僅憑著信念往前走,你還是要有一點點生存的方式,只是說這樣的過程其實很不容易,你到底是要利益取向?你大概是要信念取向,其實這兩個都不是,而是一個中間,且左且右,其實這個真的是……聽起來就是蠻命運的安排。

 

Sophie:我覺得信念的訓練這件事也非常重要,就是包含讓我認識到其實植物,他有真的很棒的各種各樣的功能跟各種各樣的元素,包含植化素,其實每一種植物,它有不同顏色,它就是有不同的植化素。那這些事情,其實它也是一種能量來著,就是它也是可以去讓我們自己的身體很快速的可以借由植物去做修復,就很像是有的時候,其實你要是很疲倦,你跑去森林公園裡面走一下,可能會發現你累積一兩個月的疲倦,你可能瞬間在兩小時的健行裡面,你就釋放掉很多的壓力。

Sophie:沒錯,包含我自己,因為在研究冷凍食品過程之後,我才發現到說,我舉個例不要講我們RicoRico這樣子打自家廣告,其實大家知道嗎?冷凍蔬菜的營養價值,其實有時候,他是比在菜市場滿新鮮的蔬菜來去烹煮來的更高。為什麼?這個已經很顛覆大家的想法,有些人可能知道答案了,其實是因為冷凍蔬菜,你要想嘛~菜,其實它是會熟的,雖然你是把它拿去摘一下來。

  Zong :時間變化而變熟。

Sophie:它變熟的過程之中,其實它的營養素就會逐漸的因為它在空氣之中,這樣子曝光,它就會流失。

Sophie:可能有點類似,就是其實蔬菜,那個它冷凍他這個殺青的技術,他是在瞬間把那個蔬菜會變黃,營養酵素會流失的那個酵素給瞬間先燙……汆燙一下,汆燙一下之後它馬上冷凍,所以反而它更容易鎖住營養素。

  Zong :所以他做蔬菜還會再燙一下是嗎?

Sophie:他要先燙一下,所以他才不會說,他因為冰冰的時候,他還是酵素還是會破壞那個蔬菜的營養。我那時候我才學到說,其實我吃冷凍蔬菜,我甚至可能會比我比……比方,晚上我才去超市,或者是去菜市場、黃昏市場,我去買個已經放了一天的青菜,我那個時候要是去買,結果我實際上吃到營養值可能只有冷凍蔬菜的百分之三十都不到。

 Zong :而且我那時候我在跟Sophie聊這件事,我覺得很好玩就是大家吃到的食物,好吃是這樣子,可是你要做成冷凍食品,他的配方又是不一樣,所以我記得你好像有提過一個故事,就是這個菜就好呷,然後要怎麼改成冷凍,機器要去轉換,可是又要少了什麼東西,要去加什麼東西才可以保持原來的味道。透過食物科技這塊,然後在只是煮出來,雖然說配方不一樣,可是還是可以一樣好吃,這其實是一個很不一樣的過程。

Sophie:其實很好玩的是我真的在這過程之中,我才發現到說原來食品科學這麼好玩,舉個例子,高纖,大家聽到高纖維質就想到說多吃綠色蔬菜,可是在冷凍食品裡面知道綠色蔬菜多難,就是在即食料理包它可以一直保持這個綠色基本上非常困難,因為它自然地就會變成是一個可能跟醬汁,或者是說在這個加熱過程中,它有可能會顏色會稍微變得比較不一樣,但是那就不好看。那我們又因為強調說不要再去添加一些什麼人工色素來讓他呈色好看,那樣超不健康而且沒有意義,所以我們拒絕做這件事。後來我學習才知道,原來其實纖維素它不是只存在於綠色的蔬菜。其實我們的豆類、穀類、這些植物的飲食,其實它也都是富含纖維質,有的時候以每百克的纖維素來說,他的每一百克的纖維素在有一些特別的完整的穀類跟豆類裡面,他甚至可以特別高,還高過於綠色菜葉的那個比例。

在產品研發的頭幾個月過程,我們也不斷接到消費者的各種詢問,對應去思考升級RicoRico的產品,變為最適合全部人飲食習慣的全素無五辛,又要保持味道的好吃跟口感嚼勁有滿足感,還堅持Clean Label的添加潔淨標準,真的是很大的挑戰。不過,這些難題在經過研發專業團隊跟營養師共同努力之下,最後我們實現了三大系列跟9個商品,全面升級為Vegan跟各種飲食習慣的朋友都可以食用的「純素、無五辛」創新料理,實際上,不只是素食者,我們有超過60%的消費者屬於一般飲食,也因為方便跟好吃營養,選擇了宅配一箱RicoRico,運動後、上班忙碌時,都可以隨時隨時想吃就開吃,加熱5分鐘就給人力量。

Sophie:沒錯!或者是說,我舉個例子像有的消費者很在意,我們常常遇到那種長輩級的消費者,因為他是基於減醣,他可能本身比方有二型糖尿病,他可能就會很在意這件事情,然後說「你們這個到底……」,我就說「我們沒有加,我們砂糖換赤藻糖醇喔!」。說實在話,赤藻糖醇這麼冷門的天然甜味劑,誰知道對不對?

  Zong :誰知道!

Sophie:可是你知道要嗎?它爆貴的。你知道那個一個比砂糖可能貴二十倍以上的價錢。

  Zong :那個是疾病在用的。

Sophie:超貴!

  Zong :這個等級是很高的耶!

Sophie:因為要天然的,它不是人工甜味劑,它是天然甜味劑,然後可是它味道又很像是砂糖調味,所以你剛剛說,不是減那個米字邊的「糖」,我們減的是酉字邊的「醣」,一個當然是減澱粉,第二個就是我們也要把食物裡面可能會引起人家血糖激盪的東西、元素盡量地降低。我們連醬油都超用心,那時候長輩就說「你們那個醬油有沒有添加?」,我那時候才想到說,「啊對齁!醬油這種普通的東西」,我們用的其實就是最有名而且大家都覺得是高級品牌的醬油跟蠔油去調味。然後我想說,這素蠔油跟這個醬油都很有名,我應該不會用錯吧?但是結果你知道嗎?實際上我就發現到說,其實我們醬油真的都全面要升級成市場上買不到完全是clean label的才可以。比方說,沒有必要加防腐劑啊?還有很多醬油為了要看起來像是黑黑的,因為大家都以為醬油就是要黑啊!醬油不黑好像很奇怪,你知道這是一個消費者的誤區嗎?

  Zong :我跟你講,真的有一款醬油是透明的醬油,你有看過嗎?

Sophie:我還沒有看過?但是,其實很多醬油的黑色是焦糖色素去沉澱出來的。

  Zong :唉喲~唉喲~沒關係!我們先專注在自己的產品。

Sophie:對啊!所以後來我們就是想說,那我們連這些很基本、很日常的原料,我們都希望要盡量吹毛求疵給它找到,翻山涉水去找到。我覺得就是剛剛講的,台灣的行業剛好現在也很重視這件事情,所以是整個供應鏈大家一起在升級,我們不過就是這個供應鏈升級的浪潮上面,我們特別的重視、特別的在意。